關於信用卡連帶債務
關於信用卡連帶債務

關於信用卡連帶債務

關於信用卡連帶債務
幾年前信用卡盛行之時,銀行大量無限推出信用卡,一發卡即造成台灣信用卡市場大震憾,不過也造成了很多人因為不當使用而欠下高額卡債。
曾經看過這樣二個案例,與您分享:
案例一:一位女士的丈夫,幾年前向銀行領用一張信用卡。女士便是那張信用卡的附卡持卡人,後來兩人離婚,前夫在離婚後用他的信用卡正卡消費及預借現金,一共欠銀行無力償還。銀行要求女士清償,利息加上手續費,也讓女士無力償還。銀行要不到錢以後,便向臺北地方法院起訴要求判決附卡持卡人連帶償還債務。法院審理結果,認為定型化契約中,有關正卡與附卡持卡人要連帶負起清償債務的約定,有違誠信原則,就判決銀行敗訴?!
案例二:第二件是男子的母親,向銀行領用信用卡,並替男子辦了一張附卡,結果母親積欠信用卡的債務未有清償,根據原先簽訂的信用卡契約的約定,正卡持卡人與附卡持卡人對信用卡所生債務,負全部連帶給付責任作為理由。
向臺北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訴訟,要求男子與他母親連帶償還債務。在法院審理過程中,男子便以信用卡的契約條款,讓附卡持卡人負擔非其所能控制的危險,違反平等互惠的原則。
而且正卡持卡人若不同意附卡持卡人消費,隨時可以終止附卡的使用契約,附卡持卡人不會收到帳單,無從知道正卡持卡人消費情形或適時限制他的消費,因此,發卡銀行只能對正卡持卡人求償,不能要求附卡持卡人清償等等作為抗辯的理由。不過,這些理由並沒有為法院所採納,仍然判決男子敗訴,也就是要替正卡持卡人償還這筆債務。
解析:這兩件同是要求附卡持卡人債還債務的案件,可是有不同的判決,原因在於:1.前案附卡持卡人是以消費者保護法的規定來抗辯,後案則無。2.前案信用卡契約的附卡持卡人簽名處,沒有特別註明「連帶清償責任」字樣,後案則有。
這是契約上的一個小癥結,但也是判決勝敗訴的重要關鍵,對於信用卡的附卡持卡人,應不應該與正卡持卡人就信用卡的債務負連帶清償責任,過去雖有爭議,但都循個案各別解決,只要在契約上「明示」明確地用意思表示的方法,這是民法給「連帶債務」所下的定義。
因此為什麼銀行總會要求找一位保證人來連帶保證,用來保護自己的債權。除非附卡持有人為「未成年者」,就無需負擔連帶債務,所以還是奉勸,在簽訂定型化契約時要格外的注意清楚,擔保一事可大可小,但是問題仍不少,還是得三思而後行。

相關連結網站

  • kamen rider是與對人類造成自由與和平威脅的惡魔做對抗的英雄的總稱。